lunes, 18 de abril de 2011

En la historia del espejo, los chinos hablan de Borges



Al imaginativo escritor argentino Jorge Luis Borges también le gustaba escribir sobre el espejo. El tiene un poema titulado "espejo", expresa un articulo de China Times.





三少四壯集-鏡子的故事
 人與另一個人的關係有時也像照鏡子──彼此親近的人,自身的受想行識與對方互映,相互投射也互相影響;益者愈益,損者愈損。
 孩子小的時候,我觀察他們的學習過 程,對於有一件事始終好奇:嬰兒照鏡子,多久之後才明白鏡中形象是他自己?如何得知的?後來讀到研究報告,說十八個月大的幼兒才有鏡中影像是自我的觀念。 動物行為學家研究動物照鏡子,發現大部份的靈長類以及海豚、象、豬等動物也有自我的概念,鴿子可以經由訓練學會;奇怪的是我們以為最有靈性貓和狗,牠們卻 始終弄不清楚。
 鏡子總是給人神祕的聯想。舊時人家的鏡子平日要用袱布蓋起來,怕小孩照多了被攝走魂魄。少女時聽過神秘的傳言,說午夜對鏡削蘋果就 會看到將來要嫁的人,我雖覺無稽卻又好奇又害怕,午夜對鏡總有些惴惴──萬一出現看清楚了,將來見到那人會不會當成鬼不敢嫁了?村上春樹有個短篇小說「鏡 子」,寫他夜深人靜時分面對鏡子,發現鏡中人其實並非自己的映像,且有仇恨的表情。讀了有些毛骨悚然,此後更不敢在夜深人靜時單獨照鏡子了。
 舊時的誌怪小說裡也不乏奇詭的鏡子,如元人所撰的《琅嬛記》簡直像科幻小說:有個叫沈愛的人,向漁夫買到一面從水裡打撈起來的鏡子,「時時有人物影,平生所未睹者,往來於鏡內。夜,恆有光……」不就是電視機嗎?
 想像力豐富的阿根廷作家博赫斯(Jorge Luis Borges)也喜歡寫鏡子。他有一首題為「鏡子」的詩:「有時候,在晚間,鏡子漫起霧汽/來自一個人的呼吸,一個未死之人。」令我想起多年前參觀過一棟美國早期殖民時代的小木屋,床畔牆上掛一面有把手的小鏡,解說員說是用來測呼吸的霧汽,判斷床上的人斷氣了沒有。我不禁打個冷顫:那個年代那麼常死人?
 童話和神話也喜歡寫鏡子。白雪公主的後母每天照鏡子問誰最美,魔鏡的審美觀竟如此可信嗎?安徒生童話「雪后」裡一面邪惡的鏡子摔碎了,碎 片飛進孩子的眼睛,於是眼中的世間萬物就變得歪曲醜陋──這是象徵純真年代的喪失。「哈利波特」裡有一面神奇的「欲望之鏡」(Mirror of ERISED──DESIRE的反寫),人們在那面鏡子裡可以看到自己內心深處的願望成真。身世淒涼的孤兒哈利波特,看到鏡子裡的自己置身慈愛的父母和親 人中間,看得痴了過去──然而那是鏡花水月。
 希臘神話裡蛇髮女妖美杜莎,見到她臉的人會變成石頭,帕修斯與她搏鬥不敢直視她,就用一面光亮的盾牌作鏡子,從鏡中找到她的影像將她斬首──可見鏡裡出現的惡魔形像不算本尊;而傳說中鬼是沒有鏡中倒影的,又可見鬼魂根本是幻像。
 看來我印象中文學裡的鏡子似乎都帶著些神祕甚至陰暗的色彩。其實鏡子象徵的應該是光明,室內裝潢都懂得利用鏡子採光,這個觀念拓展開來,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鏡子帶來光明的故事:
 義大利阿爾卑斯山麓有個小鎮Viganella,人口將近兩百。這裡每年從十一月到次年二月初,幾乎有三個月都深陷在近旁高山的陰影中, 無法得到直接的日照。幾百年來,鎮民每年二月二號舉行慶典儀式,慶祝漫長黑暗的冬天過去,終於重見光明了。2006年冬天,鎮民在近旁山上裝了一架8米 寬、5米高的巨大鏡子,基座的儀器讓它可以隨著太陽的位置調整方向,把陽光反射到鎮中央的廣場上。設計者是一位設計日規儀的建築師。這項工程耗資十萬歐元,費用由每戶分攤。從此居民的冬日生活完全改觀,甚至吸引了許多觀光客前來見識這面為人們帶來光明的大鏡子。
 人與另一個人的關係有時也像照鏡子──彼此親近的人,自身的受想行識與對方互映,相互投射也互相影響;益者愈益,損者愈損。

Fuente : China Times
8 de abril de 2011

No hay comentarios:

Publicar un comentario en la entrada